兰博基尼的历史: 1967-1972

1967-1972

1967 年 10 月,在都灵作出处子秀后仅仅三年(当时有点犹豫),兰博基尼为意大利车展带来一个非凡的系列。在那时,该系列已经备受关注。当时,兰博基尼虽然仍在供应 350 GT ,但实际已经停止生产。400 GT 2+2 轿车与深受 Miura 感染的专家的黄金组合,将所有观众的目光吸引到这家年轻的博洛尼亚公司的展位,它一夜之间就成为了所有汽车杂志的宠儿。著名的 Touring 汽车公司也在车展上展出他们的创新产品,但这已经是它的告别演出了:根据 400 GT 的四发动机底盘设计的原创 Flying Star。

这一年是 1967 年,兰博基尼现在可以更乐观地展望未来了。汹涌而至的订单为公司注入了新的资金,但最重要的是,它激发了无与伦比的兴趣和广告效应。至少在这方面,兰博基尼已经实现了目标:这个款式注定要占据汽车发烧友的思想与灵魂。因而,兰博基尼成为汽车世界的代名词,奢华、不惜代价“更进一步”、无视传统限制、始终比对手做得更多更好的标志。该配置并不能阻止无数的发烧友购买和欣赏 400 GT, 这是当时非常成熟的主流款式,但 Miura 为公司带来了独特的声望。

这一年再次见证非凡的设计,但这次的主题 – Bertone 和 Gandini 的杰作——是充满动感的四座跑车,后发动机横向安装在车桥后,并配备时尚的鸥形翼式车门。垂直开启车门的概念首次在这款名为 Marzal 的新型跑车上出现,未来,这将逐渐成为顶级兰博基尼跑车的特色。虽然 Marzal 尚未计划量产,但这并不妨碍 Marzal 成为众多汽车展的明星,登上国际杂志的封面。摩纳哥的雷尼尔王子和格蕾丝王妃甚至选择它开启该年度的蒙特卡罗大奖赛。费鲁基欧·兰博基尼的远见卓识再一次展露无遗。

当达拉拉和斯坦扎尼在新西兰的试车驾驶员鲍勃•华莱士的帮助下改进生产的车辆时,始终充满奇思妙想的费鲁基欧已经迫不及待地向世界推出新型号。这并不是什么虚荣心作怪:Miura Roadster 在 1968 年布鲁塞尔车展上展出也有助于测试客户对在该系列引入敞篷车的反应。尽管据称观众热情高涨,但该型号并没有收到多少订单,因此,它一直停留在展示原型的阶段,并没有任何后续生产。然而,更重要的是, Islero GT 在同一年 3 月份推出。该跑车的官方发布时间为 1968 年 2 月 16 日,价格着实不菲,高达 6,450,000 里拉。然而,300 匹马力的发动机以及更为舒适和设施齐备的车厢,使它无愧于这个称号。这是兰博基尼梦想的 GT,也是 400 GT 的自然后继者(400 GT 在 Touring 轿车公司倒闭后已停止生产)。Islero GT 是外形眩酷但不失优雅的 2+2 轿车,具有它所取代的 400 的相同机械性能。但是,兰博基尼的客户已经习惯于 Miura 的时尚触觉,因而,Islero GT 的销售业绩平平。

但是,兰博基尼在当年的日内瓦汽车展上可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它展出的另一款全新的车型取得了极大的成功。自 Marzal 系列派生但截然不同的 Espada 是超凡的双门型号,具有前装发动机和四个舒适的座椅。该跑车具有 2650mm 的轴距,是绝对的原创和真正的创新款式。它是马塞罗·甘迪尼在其最成功的创意阶段的颠峰之作。Espada 决不缺乏创意,从两个主发动机的平衡到大型后车窗(它实际上是行李箱的舱口,位于整体开启的大型平式发动机罩上)、低位锥形水切、部分覆盖车轮的后轮罩以及发动机罩上的 NACA 风道,均为全新设计及原创。再一次,数不清的定单蜂拥而至,因为得益于 Espada 的风靡,兰博基尼这个名字已经深入人心。

尽管那时存在屋流和组织问题,但所有人都全身心投入其中。在 1969 年,当开始考虑改进时,三个型号(Islero、Espada 和 Miura)的生产线几乎还没开始。最重要的操作无疑涉及批准整个系列的改进(这对 Miura 尤为需要)并将其整合到新版本中。成果是于 1968 年 11 月创造的 S 版。自然,该型号必须在当年的都灵车展上展出。新款 Miura 可为客户提供 370 匹马力的发动机,即比旧版多 20 匹。它还具备电动车窗,整个车厢装饰更为豪华,并添加各种选件,包括空调(这是近乎奢侈的创新,至少在欧洲是这样)和天然皮革内饰。小型镀铬外饰件以及安装在尾板上形似闪电的 S 形金属饰件,将新版 Miura 与旧版区分开来,旧版因此光荣退役。Islero GT 后来进行了更精心的设计,改进了动力并重新装饰,因此在 1969 年 5 月 31日推出了 GTS 版。1969 年最明显的特征是兰博基尼的这个型号系列处理暂时稳定阶段。

因而, Islero GT 很平静地退出了舞台,尽管已经进行了少量生产(Islero GT 和 Islero GTS 版合计 225 辆)。得以留存的是 Miura S 和 Espada,后者重新进行款式设计和更新,并作为 II 系列在 1970 年布鲁塞尔车展上展出,它们的产量逐渐增加。该新系列大幅改进,配备 350 匹马力的发动机,更为强劲的通风刹车以及更传统的仪表板。对于这个型号而言这是光辉的一年,它不仅是公司的成功标志,也代表了费鲁基欧的成功,他在成立公司时为自己设定的目标已经实现。仅在 1970 年,Espada 就售出了 228 辆,对于这款贵价跑车,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数字。

费鲁基欧坚持认为必须为四座 Espada 和两座 Miura 补充一种“中间”型号,一种勘称意大利大型轿车市场最佳的 2+2 跑车。贝尔通设计了一个属于 Islero 风格演变的型号,该型号采用了许多来自 Espada 元素,在理论上,应该是非常受欢迎的车型。这就是 Jarama。尽管它在 1970 年日内瓦汽车展上惊艳亮相,但并没有给汽车发烧友留下深刻的印象。

当时,兰博基尼是全球创新的代名词,以颠覆其他汽车公司的理念和设计著称。当它生产出近乎正常、合理的车辆时,它就不能达到这些标准,因此也无法取得成功。在 1970 年宣布和展示的另一个大型项目是开发另一款兰博基尼,这是全新“和完全不同的跑车。这辆跑车名为 P250 Urraco,这又是斗牛的名字。Urraco 配备 Stanzani 专门设计的 2.5 升发动机以及单顶置凸轮轴计时系统。它按照能够实现大规模生产的标准构造 (符合意大利跑车标准), 具有Bertone 设计的流畅线条造型,并且——至少在帐面上——性能卓越,但价格远低于 Miura。

为制造这款汽车,兰博基尼扩建了圣亚加塔工厂,在现有办公楼后面又新建了一栋宽敞的办公楼,增加了近 500 平方米的新场区。基本的假设再好不过了:这款车将在 1970 年 10 月都灵汽车展上展出,唤起人们极大的兴奋,使定单蜂拥而至。

对兰博基尼的历史及其发烧友而言,创造出运动型 Miura 跑车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这主要归功与新西兰的试车驾驶员 Bob Wallace:Jota。这是第一次兰博基尼汽车的名字没有取自斗牛世界,但是它仍带有浓郁的西班牙气息,因为 Jota 是该国的经典舞蹈。名字的变更非常重要:实际上,华莱士的工作并不仅仅是进行装饰(其他许多设计师都是这样)。相反,他借助 Miura 的机械配置(尤其是横向安装在中后方的发动机和车体的整体线条)创造了一款赛车。底盘是全新的,使用管状元件和弯曲的金属板制成,这些部件焊接在一起以提升强度。车身以铝合金制成,整个底盘进行了大幅改进,发动机动力大幅提升,在转速为 8500 rpm 时可提供 440 hp 的马力。

这款车经过改进和轻身设计后,重量仅为 890 公斤,可提供超卓的性能,从 0 加速到 100 公里/小时只需 3.6 秒。Jota 外形极易识别,流线型前照灯位于 Plexiglas 车头盖下方,车轮罩更宽(尤其是后轮),前发动机罩取消了格栅,配备小型滑动侧窗和独特的镁合金车轮。这无疑是一款超快、充满野蛮气息的跑车,是兰博基尼进入赛车世界的最理想前奏。但非常遗憾,Jota 后续并没有跟进。不管怎样,这位博洛尼亚企业家并不是一个躺在过去的成就上而止步不前的人,他同时在启动液压及其他部件行业的业务活动。他继续激励他的技术人员,这些人——实际上——并不需要鼓励,以便给 Miura 带来全面的改进(部分源自该汽车制造商在 Jota 上取得的经验),从而创造出这个传奇款式的确定和绝对的版本:SV,该版本在 1971 年日内瓦汽车展上展出。

尽管成功实现改进,但在 1971 年日内瓦汽车展上展出的 SV 实际上默默无闻,很少人认为它配得上这款近乎完美的兰博基尼超级跑车应有的地位。原因很简单:所有人的眼光都被一款更为眩酷和非凡的跑车吸引住了,它不仅是兰博基尼展位的明星,也是整个汽车展的明星。这是费鲁基欧和贝尔通这两位天才灵感一触的杰作,跟往常一样,这款跑车也是由公司最信赖的工程师斯坦扎尼和甘迪尼在创记录的短时间内制造出来的。这款超眩的跑车 LP 500,它有一个更为人熟知的名字 “Countach”。

这是革命性的跑车,从它的线条开始,这是让所有在汽车展上看到它的所有人无以言表而又充满赞叹的第一个特色。它那充满时尚和富于侵略气息的车头,一端无缝连接于前发动机罩、另一端连接于车顶的平式挡风玻璃,从发动机罩延伸的车顶,形成了一条连续的曲线,从前挡泥板到尾板,绵延不断。这凸显了创新、惊人及全新的风格概念。兰博基尼再一次颠覆了人们的理念。

然而,兰博基尼周围发生的改变反映了全世界(尤其是意大利)的社会状况。当时的工会罢工使所有工厂面临困境,尤其是意大利北部的工程公司,公司拥有者的管理行为被公开抵制,正常的组织管理日益困难。费鲁基欧一直习惯于对工厂进行直接(有时非常强硬)、略带家长式作风但细致的控制,因此他对这种新状况更难以忍受。1972 年,他将大部分股权卖给了瑞士人 Georges-Henri Rossetti,第二年,他将余下股权卖给了他的朋友 René Leimer。这样,公司的创始人——这个在公司前八年一直推动它作出非凡业绩和爆炸性发展的男人,永远地离开了这家公司。